本网站推荐使用360极速浏览器浏览[点击下载]

长治医学院附属和平医院

当前位置: 主页 > 医院文化 > 和平文苑 >

文苑七十四

时间:2017-08-09 15:55来源:未知 作者:宣传科 点击:
沁园春庆长医第二次党代会胜利召开 长治医学院 王新才 7月9日至11日,学院召开了第二次党代会,产生了新一届党委会和纪委会。长医新树里程碑,余特赋词一首,言寄心声。 日丽旗
沁园春·庆长医第二次党代会胜利召开
长治医学院   王新才
      7月9日至11日,学院召开了第二次党代会,产生了新一届党委会和纪委会。长医新树里程碑,余特赋词一首,言寄心声。
      日丽旗红,届序二次,满园韶光。庆党代大会,百五英贤,欢聚一堂,盛举共襄。回首征程,把握今朝,放眼未来豪情昂。凝心智,将蓝图绘就,锦绣华章。
      三大精神恢弘,喜长医崛起慨而慷。倡四个意识,出彩担当。十大工程,五全引航。特色鲜明,区域领先,型定应用拓路广。撸袖子,须加油实干,正道沧桑。

和平铭
■耳鼻喉科  董晓明
      院不在大,技精则名。医不在多,德高则灵。斯是红院,惟吾精诚。牡丹逢春开,枫叶遇秋红。交流有名家,学习氛围浓。可以谈学术,论技能。无琴瑟之乱耳,无酒桌之吹捧。北京协和院,湖南湘雅门。百姓云:上党有名。

医者的幸福和满足
■宣传科 韩晓晶
      “高主任,我来复查了!”
      7月10日下午,眼科主任医师高玉娟即将结束一天的出诊,一对老年夫妇面带喜悦走入了她的诊室,原来是两个月前的一位患者。高玉娟叫不出患者的名字,只记得曾给患者做了白内障手术。经过检查,高玉娟认为效果非常好。
      对高玉娟来说,这样的手术很平常,这样的事微不足道。然而,患者郑重地交给她一面锦旗,并要求合影留念。患者没读过书,锦旗上的字简单朴实“待病人热情关怀,使患者重见光明”。作为一名主刀医生,高玉娟深知一例手术的成功不是某个人的功劳,而是团队合作的结晶。她喊来了即将下班的医生护士一起合影,分享这份属于医者的幸福和满足。
      患者名叫马俊青,今年77岁,回族人。他患有糖尿病性白内障,同时伴有高血压、糖尿病、心脏病等。三年前,高玉娟曾经给他的一只眼睛做过白内障手术,如今另一只眼睛也看不清东西了,需要手术。但马大爷的身体却不能和三年前相比了。儿女们也多次带他到其他医院检查,因为血糖和心脏等问题均被婉拒手术。最后,马大爷认定了和平医院眼科,他凭直觉认为:“还找高主任,准没错!”
      高玉娟和主管医生秦莹综合评估了马大爷的血糖、心脏、血压等各项指标,制定了详细的手术方案。针对心脏、眼角膜内皮计数偏少等手术风险,制定了相应手术预案,将术中的每一个风险及术后并发症的可能性降到最低。
      “针对心脏问题,我们请了心内科主任王治平会诊,将术中风险进行了有效控制。我院眼科之所以可以开展一些有风险的手术,除了自身实力和技术储备外,主要得益于大型三甲医院综合实力的依托和支持。”谈到马大爷手术的成功,高玉娟由衷地感谢相关科室的支持和协助,她说,“一些患者之所以选择某一个医生,信任某一个医生,其实是信任和平医院这块牌子!”
      如今,马大爷眼睛亮堂了,到莲花池看戏,去城隍庙下棋,骑着三轮车载着老伴出去遛弯……手术的成功极大地提高了他的生活质量。采访中,子女也按捺不住内心的喜悦,他们说,锦旗是老父亲自己悄悄做的,他们都不知道。和平医院眼科医护人员不仅技术好,而且态度好,在眼科看病不仅放心,而且舒心!

诗歌《一棵开花的树》欣赏与漫议
■放射科  唐振良
       在一个晴朗的周日,或许是旅途的车窗里,诗人看到山谷里一棵开花的树——它挺立在阳光下,春风中满树花朵潇潇洒洒“舒缓地飘曳”,那一种喜悦之情不胜言表。他看见“有的人走过,驻足而视,沉默不语/有的人走过,欢欣而舞,啧啧称奇”,这本乃司空见惯的场景,却激发了仁心者驰骋想象,发而为对人生的深思。呵,人们对一棵开花的树的不同言行举止,反映了一个人不同的社会经历、思想观念以及生命状态…… 我想起诗句“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苏轼《题西林壁》),是“岭”还是“峰”,其实西林壁就是西林壁,它的伫立,只是一个客观实在的存在,任尔远近高低观察到“各不同”,那是源于不同的角度,不同层次的人性心理。 一棵开花的树,它不会依人们的意志为转移,不管有没有人靠近,不管来者的态度褒扬还是冷漠,“每年春天,它都会开满一树的鲜花”。不问收获,但求耕耘,无怨无悔,践行奉献是天职。诗人似乎是用白描手法来作自己的素描写生,而读者却能感觉到他心中那一种炽烈的爱——这不是对一种为人民服务的敬业精神之光辉写照吗?
      进而,诗人由一棵开花的树,联想到更多开花的树,以及那些不开花的树。“开花的树呵,远远地望着那些不开花的树”,它依依开自己的花,长自己的叶,结下自己的果实。当代大诗人艾青写过一首诗《树》:“一棵树、一棵树/彼此孤立地兀立着/风和空气/告诉着它们的距离”,但是在地下,在“看不见的深处/它们把根须,纠缠在一起”。在树的世界里,它们是一个大家族,需要和平共处,有时相生相克,更多的是相辅与相成。尺有所短寸有所长,“红花还需绿叶扶”。 不是吗?这一棵开花的树,并没有因为自己的“开花”而清高自傲,也没有因为这花有人赏或无人理而沮丧或多情,甚至“秋天,与那些不开花的树一起披上浓妆/冬天,它们一起经历寒霜”。它只是顺应了潮流,惯看人间的悲欢与风月,不卑不亢地合入了春天的旋律。
      诗人借誉“一棵开花的树”,实是歌赞了一种高贵的品质,歌赞了一种洁身自爱、虚怀若谷的高尚人格…… 而由“一棵开花的树”组成的“许多开花的树”,就是一个团结拼搏的整体,它们开拓进取,身先士卒,它们鞠躬尽瘁,忍辱负重,它们讲文明、讲礼貌,有涵养、有品位,这不正是当代共产党人应具备的高风亮节吗?昭示着一个人,不管地位多高,不管成绩多大,必须和周围的群众打成一片,才能创造出和谐的人生!一个优秀人才,无论被抬举捧红,还是受到冷漠误解,都要有自己的主心骨,信念坚定,“走自己的路,才有创造的天地”!
      “在黑灰的夜里,在月光如银的高岗上/所有开花的树,和那些不开花的树/一起欢唱,一起舞动……”,团结、友爱,互敬、互助,这是多么幸福的大家庭呵,创造了多么美妙的意境?!此情此境诗人的心,除非心收静里,这是绝难觅到的人间“真乐”! “你站在桥上看风景, 看风景人在楼上看你/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 你装饰了别人的梦”( 卞之琳《断章》),而“人们都睡了,山谷里真安静/只有风,没有色彩/只有站立,没有高低/这些树啊,用花朵和枝叶装点了人们的梦……”(《一棵开花的树》)。纵观这两首诗,在艺术上有着异曲同工之妙。该诗的结尾将“舒缓地飘曳”的满树花比作“仿佛敦煌壁画里,菩萨衣袖悠悠地浮动”,这一出奇制胜的句子,既含蓄隽永而又余韵悠然,将一种“美”定格为“飞天”的形象,使读者飘然进入一种心旷神怡的境界。

一棵开花的树

太行仁心
山谷里,有一棵开花的树。
每年春天,它都会开满一树的鲜花。
那亮丽的花儿呀,在透明的阳光里,
迎着春风,舒缓地飘曳。
有人走过,驻足而视,沉默不语。
有人走过,欢欣而舞,啧啧称奇。
没人靠近的时候,这棵树
依旧开着鲜艳的花朵。
花开了,花谢了。
花又开了,花又谢了。
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花不同。
这棵开花的树安详地伫立在山谷里。
 
山谷里,有许多开花的树。
有的开红花,有的开黄花,有的开白花。
春天里,纯净的阳光,消融了五颜六色。
一年又一年,花开了,花谢了。
一年又一年,花又开了,花又谢了。
这些花儿呀,就在那里,
云卷云舒,人来人往,
这些开花的树,静静地伫立在山谷里。
春风吹拂他们的枝叶,
春雨抚慰他们的躯干。
 
山谷里,有许多不开花的树。
有的高,有的矮,
有的落叶,有的不落叶,
有的在谷底,有的在半山腰。
开花的树啊,远远地望着那些不开花的树,
春天,他开自己的花朵,
夏天,他长自己的叶子,
秋天,他们一起披上浓妆,
冬天,他们一起经历寒霜。
春夏秋冬,又一个春夏秋冬,
这些开花的树啊,忘记了悲喜,看惯了风月。
他们就在山谷里,让岁月把自己雕塑成一道风景。
 
在黑灰的夜里,在月光如银的高岗上,
所有的开花的树,和那些不开花的树,
一起欢唱,一起舞动,
人们都睡了,山谷里真安静,
只有风,没有色彩,
只有站立,没有高低,
这些树啊,
用花朵和枝叶装点了人们的梦。
梦里,人们又看到了山谷,
那里,有一棵开花的树,
每年春天,它都会开满一树的鲜花。
那亮丽的花儿呀,在透明的阳光里,
迎着春风,舒缓地飘曳,
仿佛敦煌壁画里,菩萨衣袖悠悠地浮动。
 
(责任编辑:宣传科)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