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网站推荐使用360极速浏览器浏览[点击下载]

长治医学院附属和平医院

当前位置: 主页 > 医院文化 > 和平文苑 >

文苑七十五

时间:2017-09-25 10:44来源:未知 作者:宣传科 点击:
文苑七十五
和平有大爱   人间有真情
---我院抢救无名氏纪实
      8月3日,和平人通过微信朋友圈转发《爱心呼唤无名氏患者家人》一文发出了生命召集令,目前,经多方努力和寻找,终于找到了无名氏患者家人。8月11日,由医院安排医护人员将其安全送回运城市万荣县西村老家。
      7月26日,一无名氏男性患者被路人发现意识不清,由救护车送到长治医学院附属和平医院急诊科,医院紧急开通绿色通道对无名氏进行积极救治。请示总值班医务科主任李建钦后,决定先行抢救,急诊科当班护士李文辉垫付了5元住院手续费后,全程陪检。急诊科主任路建设紧急请心内科、呼吸内科、神经内科等相关科室组织全院会诊。急诊诊断:急性呼吸衰竭,疑似药物中毒。
      随后转入重症医学科密切观察。
      入院时,无名氏由于病因不详,治疗只能依据检查和化验结果结合临床经验进行。气管插管、呼吸机辅助、低温脑保护、中心穿刺等……所有必要的措施都用上了。但无名氏的病情比想象得更加危重。抢救期间,无名氏曾出现数次心跳骤停,每次都被医护人员从死亡线上拉了回来。
      重症医学科护士长肖韶玲说,“院领导高度重视无名氏的治疗情况,开通抢救绿色通道,随时通过总值班了解情况,如遇特殊情况由医务科负责人签字执行。但是无名氏的病情这么凶险,护士们日夜守护,没有白天黑夜。功夫不负有心人,8月3日,无名氏终于睁开了眼睛,虽然还不能很好地交流,但是给了我们很大的鼓舞。”
      8月7日,无名氏完全清醒,停止了呼吸机辅助,拔除了气管插管,改为无创呼吸机辅助呼吸。“病情平稳之后,我们试图询问他的一些基本信息,但从他闪躲的眼神中感觉他有一些难言之隐。”主管医生朱振华说。
      据了解,无名氏本名张喜平,运城万荣人, 67岁,在外谋生20多年,从不与家人联系。因生意折本,心灰意冷,服药自杀。苏醒后,他对医务人员说“是你们救了我!你们都是好人!”声音哽咽、几度落泪。
      随着病情一天天好转,无名氏可以经口进食。当朱振华下医嘱可低盐低脂饮食时,管床护士史韶菊主动拿自己的饭卡为他买来了可口的饭菜。
      朱振华说,“目前患者身体的各项指征基本正常,后期回家慢慢调养即可。”8月11日,无名氏结束了半月多的抢救和治疗,康复出院。出院时,护士长安排护士为他购买了新衣服。
      据保卫科科长郝国明介绍,无名氏的问题在院级晨会上专门讨论过,保卫科负责寻找、落实无名氏身份,与南街派出所联系无果后,通过微信朋友圈提供线索,终于联系到运城万荣西村村委会,了解到家中还有4个兄弟姐妹及子女。因为无名氏与亲属20多年未曾联系,起初联系,家属不闻不问,在保卫科积极沟通、劝说下,无名氏的兄弟姐妹们从运城赶来,给他放下2000元的生活费。
      无名氏背井离乡20年,今天终于回家。回家之路,倾注了和平医院院领导的高度重视和热切关注。抢救治疗、身份落实、出院回家,医院都给予了无私的帮助。总值班、保卫科、医务科、护理部、宣传科多部门通力协作,促成了回家的坦途。生命没有对错、不分贵贱,和平医院在这个中年男子昏迷无助、孤立无援、举目无亲的困难时刻伸出援手,温暖了这颗对生命失去希望的心,和平有大爱,人间有真情。    (王伟科  刘娟)
 
 “后妈的情怀
儿科  张育芳
      “主任,双胞胎姐弟家又塞了500元的红包,死活没拦住,最后在出门的时候塞过来了!”我很是无奈地告诉了负责新生儿病区的副主任尹国燕。
      “前两天不是刚刚把500元交了住院费吗?”尹主任略显疲惫的声音里也同样的有着一丝无奈。
      姐弟俩是被平楠医生从手术室直接接到新生儿重症监护室的。半月前妈妈发现合并妊娠性高血压,为了母婴安全,也为了能让宝宝多在妈妈的子宫里呆几天,住进了和平医院产科保胎,奋斗了两个星期,最终没能扛过去,在孕32周的时候姐弟俩提前降生到了这个世界上。刚出生的宝宝,体重只有1500克,蜷缩在用于保持体温的保鲜膜里,像两只小猫,弟弟的情况尤其糟糕,不会哭,全身青紫,经手术室、产科、新生儿科三科联合抢救后,姐弟俩立即转入了新生儿重症监护室。
      在新生儿监护室里面,保温箱、呼吸机、负压吸引器、血气分析仪,所有的抢救设备已经到位,姐弟俩一到病区立即就被两拨“后妈”接手,给予氧气支持、查动脉血气、测微量血糖、建立静脉通路,还有重要的体重数据,很快弟弟就用上呼吸机辅助呼吸,SPO2维持到了90%以上,大家算是暂时地松了一口气。谁都不能预料,接下来因为早产而可能出现的的呼吸窘迫综合症会不会如约而来。
      果不其然,当天夜里弟弟的呼吸状况就越来越差,呼吸窘迫综合症气势汹汹地来“报道”了,第二天,弟弟出现呼吸费力,频率几近100次/分,三凹征明显,上气不接下气,SPO2也降到了90%以下,怎么办?病区尹主任、护士长协同主管医生秦娜再次和家长沟通,果断进行了气管插管后牛肺表面活性物质的注入,更换呼吸机模式,改为有创通气,查动脉血气、调整治疗方案,弟弟的呼吸逐渐平稳了下来。
      姐弟俩还有一个5岁的姐姐。我们开玩笑的和产房的护理同仁说:“为什么不让男孩子做哥哥呢?现在当了弟弟就有俩姐姐,那以后还不是幸福的不要不要的!”不知道是不是为了体现上帝的公平,弟弟经历的磨难也是远远大于小姐姐。而作为早产儿的爸爸,要担当的也非常人所想。首先,抢救成功不成功不敢说,一旦失败那就意味着心爱的妻子辛苦怀胎降生的弟弟有可能以后不能再见,陪小姐姐一起长大的玩伴儿也可能化为泡影,痛还是不痛?其次,就算现在抢救回来了,因为缺氧造成的并发症也可能影响弟弟长大后的生活质量,值还是不值?最后,也可能尽全力抢救以后弟弟仍然在以后的某个关卡中闯关失败,人财两失,赌还是不赌?
      这时候,方显爸爸男儿本色:救!
      医生、护士、主任、护士长、爸爸、妈妈、爷爷、奶奶、姥姥、姥爷都在为弟弟弱小的生命努力抗争着。
      很快,一周时间过去了,弟弟已顺利拔管,虽然仍不能脱机,但是各项参数已逐渐下调,胃管开始鼻饲配方奶,从1:1稀释奶过渡到早产儿配方奶,从2ml增长到5ml,从小手指的轻微握拳到踢腿伸手,我们看到了弟弟也在努力地前行着。
      妈妈要出院了,爸爸在病区门外徘徊许久终于和我开口商量:“能不能让我老婆回家前来看看俩孩子?老家远在几百公里外,再见着孩子应该是在出院以后,问题是还不知道孩子能不能顺利出院,我想让老婆看看孩子可以吗?”“可以,明天把产科手续办完,临走前来我们这里,我们安排妈妈和宝宝们一起呆一会儿。”这是情理之中的事情,而且也是我们想为早产宝宝们提供的一项发育支持护理,当然全力支持啦。爸爸拿出了一个红包,说是只为表达自己的感激之情,我笑笑婉言谢绝了。
      妈妈终于见着了属于自己的姐弟俩,姐弟俩都住在保温箱里,因为黄疸还在进行着蓝光治疗,在护士“后妈”的帮助下,妈妈洗干净了双手,终于第一次握住了宝宝的双手,顿时泣不成声:“宝宝,你要坚强,妈妈等你回家!”爸爸在旁边也是泪流满面:“宝宝,妈妈看你们来了,你们一定要坚强,要回到妈妈身边,我们等你们回家!”
      妈妈依依不舍地走了,奶奶为了表达感谢,硬是又塞了一个大红包,于是就出现了开始的那一幕对话。作为新生儿病区的一名护理人员,家长的这种心态我们是非常理解的,虽然三令五申不允许送红包,但是谁都希望自己的宝宝能多接受一些关爱,想着红包送进去肯定是要不一样的,医生护士都会更尽心尽力。
      其实,新生儿病区一水儿的都是“娘子军”,所以我们给自己贴的标签就是“后妈”,女性天生的母爱本能促使我们对小患儿们精心护理,已为人母的经历让我们更多了一份细致与耐心,有一位妈妈曾经给过我们这样的评价:“说是后妈,你们比我们这些亲妈更有资格得到宝宝的感激,宝宝第一次拉粑粑是你们收拾的,宝宝第一次吃奶是你们喂进去的,宝宝第一次笑是你们看到的,甚至宝宝的第一次对视也是给了你们,可以说,没有你们这些后妈,也就没有宝宝们今天的健康成长!”
      不用给红包,这句话就是对我们最大的鼓励!
      “那就还按老规矩,交住院费里吧。”我和主任心照不宣地笑了一笑。
      “押金条先不要给家长,出院的时候再给吧。”主任还是一贯地干脆利落。
 
不忘初心,砥砺前行
手术室  石珂
走近您,感受您的博大精深
欣赏您,传承您的红色基因
和平精神,激励着驿动的心
年轻的我们,等待心跳的声音……
您的红色血脉,浸染在我的心里
您的求精求新,是温暖我的动力
您的愈强愈进,是鼓舞我梦想的
(责任编辑:宣传科)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